除了賭博之外,你真的知道股票市場在幹嘛嗎?

五月初起由於台灣疫情的上升使得疫苗口水戰一路從政治打到股票市場;高端疫苗(6547 TT)也從5/31起連續吃了6根跌停板,緊接著在二期解盲前兩天又連續兩天漲停;當然台灣社會的目光在疫情的焦慮下使得”疫苗”兩字成了網路聲量的關鍵字,時不時我在自己有關注幾個之前覺得蠻有料的財經網紅發言上赫然發現他們好多其實並搞不清楚股票市場這個機制設計最初的功能!

獎勵賭博?

老生常談又來一次;現代金融很多的架構來自於大航海時代,尤其是保險和證券(股票;傳統上證券泛指債券和股票);那個時代神秘的東方擁有許多歐洲國家沒有的香料、珠寶,這些東西在歐洲市場奇貨可居下多數可以賣個非常好的價格,這也使得在大航海時代的時光背景下歐洲的船隻“若”能從亞洲順利回來暗示著可觀的報酬!但航海的成本在當年也不是多數人負擔得起的,船隻的建置成本、人員專業訓練、航行時間的生活支出;上述的這些成本還只是看得到的部分,付出了這些預付款後還得面臨後續的風險成本:船隻迷航(航海技術在當年可不是我們想像中的健全)、海盜攻擊、船隻損壞、亞洲地方的敵視(土著或政府的攻擊)。於是在賠償制度下產生了保險,現代保險很多架構仍存在的航海時代的影子、然後在分攤利潤制度下產生了股票,股票的原生就是用來獎勵不確定報酬的設計!

荷蘭東印度公司股票。為人類可發現歷史上的第一張股票

在航海時代股票的設計是讓願意出航的領投人在荷蘭的小酒館裡尋找願意共同分攤成本的股東來完成出航所需的支出;而這些參與的股東最好的結局就是投資的船隻到了神秘的東方滿載而歸、最糟的結局就是血本無歸地什麼都沒有;然後在大數據的機率下很多案例都是介於最好及最糟的結果之間。爾後這種架構開始衍生出公司化,也就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家股份有限公司-荷蘭東印度公司;這種公司架構讓單一船隻投資可以承擔更多船隻組合使得單一船隻的風險在母數夠大下降低許多、但隨之而來的就是單一船隻的收益貢獻也會被稀釋掉許多。

回到大航海時代的荷蘭小酒館裡,那群出資方對於投資的船隻是否能夠滿載而歸並沒有辦法100%的確定。或許他們擁有船長過去經驗的紀錄、船隻的設計藍圖以及航線規劃;但出航的路徑下永遠充滿了變數。在商業世界多年的發展不確定因子從來沒有被消滅過,這是商業世界的日常!只要存在不確定因子並擁有超額報酬或血本無歸的可能下,這個交易很容易就和賭博是類似的;只是在商業市場除了運氣外可以多一些控制因子,但不確定的本質仍然存在..既然這種不確定的本質是股票的必然那麼為什麼時至今日可以從18世紀的小酒館發展成為現代的Dow Jones或是Nasdaq等電子交易市場呢?其實和大航海時代的理由一樣,為了鼓勵冒險、鼓勵商業創新;藉由股票投資人對於未來的期待來吸引資金減少公司冒險必須付出的成本;如果沒有現代股票市場機制的存在,我幾乎敢大膽推測我們的商業世界不會發展得如此迅速;或許還活在1-2個世紀之前的架構..

公司的生命週期

現在試圖想像一下你是擁有創意的大學生,你有個商業計劃、並且在重要的執行上從你的親朋好友中找到適當的人選;但你沒有足夠的資金、很不幸你也不是個富二代,那麼怎麼辦呢?毫無疑問地公司都還沒成立、身為學生的你也不會有銀行給你足夠的資金(當然台灣的銀行只願意給你消費貸款);你思付了一下這個商業計劃,覺得機會大有可為!於是你找了幾個利益一致的企業、金主或甚至創投(創業投資)出資,這些願意出資的個人或組織”通常”圖的是未來某一天公司可以公開發行以出售股權得到報酬;當然在台灣,這個資本工廠的生產線很短所以普遍多數人對於這樣的公司生產鏈不是太熟悉。但在比較成熟的大陸國家,例如:美國、中國;一個不是生來就有大量資本的創業家,在公開發行前(或一般俗稱的上市)他能夠仰賴的非借貸資本就是來自於創投或其他組織、個人的股權投資(當然如果是生來就有大量資本投資的表示他自己本身就可以挹注大量股權投資),在公司尚未成立階段這些挹注資本就是所謂的天使投資、接著公司發展到各個不同的階段就會有所謂的A、B、C、D輪或甚至更後面的股權融資;但一般D輪左右就會進行的公開發行,接著在公開發行市場的閉鎖期結束後,原始投資人就可以在市場上賣出股權得到報酬(當然有些也不會賣)。

股票市場是外部投資人的資本生態圈的重要出場機制

我的論述簡化了很多中間的生態鏈;在資本發展成熟的社會,中間的風險投資(創投)各自有各自不同的擅長領域;有些資本或個人擅長做天使輪的投資,在這個階段一般創業公司沒什麼報表可以看,純粹看”人品”,那麼識人的能力對於這些資本就格外重要!越往後面的股權融資看的多是一家公司組織能力、報表呈現的數字來推論未來的機會。在這個生態鏈中只有不斷的有成功的投資案例(對每一輪次)都是!整個生態圈才會越來越蓬勃發展、投資人取得了超額報酬、有了更多的資本可以進行更多的投資交易、於是這些資本供應方更進一步可以供養更大的產業、更大的產業機會又再次帶來了資本市場的成長。正向的循環會形塑一個產業的蓬勃發展!把公司當作一個生命體來看,從還沒出生(成立)時可以藉由資本市場的天使基金來催生、接著有擅長不同階段的創投或是私募股權接力讓公司成長、成熟滿足掛牌條件後上市由市場資金接替、公募資金或避險基金接受享受營運上的增長、私募股權分拆或合併再成長…

一般公司這樣的產物在資本工廠的生產過程

風險分擔與創造夢想

在經過近3個世紀左右的演變,現代股票市場最初級的目的仍然在於風險分攤來鼓勵公司組織(或非公司組織,基本上公司只是一種架構)冒險。這個冒險對社會的積極價值在於“創新發展”;因為有了比借貸、債券等更輕(對股東並不負當然的配息及還款義務)、更低(實務上也不見得便宜)的資本來源,所以組織能夠更大膽地投入資本!但投入資本的方式已不再像航海時代時純粹是公司投資手段、亦有可能是對現金壓力減緩的替代方案(例如員工配股政策)。而吸引股票市場資金進場的誘因本質和大航海時代並沒有太大的差異–“未來”!!社會游資本著尋找未來報酬機會下進場,只要長期公司能夠遞交出未來的成績下,投資人對於公司的未來藍圖”信心”便會加強、反之則是持續地折扣,和整個金融市場一樣”信用”仍是整個股票的基石。對於需要資本的公司來說,股票的估值越高、資本成本便越低、商業投資的計畫便可以更大膽、吸引人才的手段便可以更便宜;投資人買進未來、而被投資公司擘劃未來!對於需要資金(資本)的公司只有不斷地遞交出成績才有機會取得更低廉的資金(股價更高)、而持續地讓市場失望只會讓未來股權融資的成本越墊越高。

2000年的股市榮景下Debt/Capital比重下滑、08-09股市修正企業傾向拿債務資本;現在又是另一個股市融資潮

隨著商業世界走出大航海時代,股票市場用來輔助冒險的機制從來沒有改變過;早年鋼鐵行業興起,建設純度較高的高爐需要大量的資本投入,面對市場未來的不確定性下社會資本透過股票市場達到了分攤企業家風險目的,如果在那個時代沒有股票市場我們無法享受到結構較強的鋼材製品;爾後塑膠製品的興起,裂解原油產生塑化產品的原料也需要大量的資本投入,股票市場再一次承擔了風險的分散。上述的行業在現在聽起來似乎是民生必需品,但別忘記把時光回到JP Morgan崛起的那個大鋼鐵時代,這些產品當時都算是新興應用科技呢!就跟大航海時代的船隻冒險一樣,他們都是面臨著未來不確定性下的賭局;2000年的網路科技也是!當網路應用剛開始在商業領域時資本的投入也必須面臨很高的不確定性。台灣的半導體也是!如果沒有資本投入支持晶圓廠的建置、員工股票分紅降低了公司招募人才的風險,那麼今天台灣可能還是一個以製鞋、衣服代工為主的國家;不過台灣的接下來呢?

師傅、神棍都有人信了,你相信什麼?

在富裕國家持續老化的年代,全球消費能力最高的一群未來都逐步走向老齡化;而老齡化的世代暗示著更多的醫療支出,這意味著在老齡化趨勢下商業投資在醫療或生物科技的領域有幾個大方向將是重要的焦點:
1.更有效或解決過去不能治癒的疾病-這部分仍是技術先進國家的優勢
2.增加便利性及流程效率-科技業者橫跨到醫療相關領域的多著眼在此;像是Apple Watch監測血糖的功能開發
3.降低成本取代既有解決方案-亞洲供應鏈擅長的領域

在歐美生技顧問公司眼中,日韓台三國是亞洲醫療產業的領頭羊

台灣在全球各個領域的供應鏈裡最重要的價值就是在降低成本;在過去到現在的電子領域裡,凡事新產品從美國出現(畢竟這是個創新力道最強的社會)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供應鏈外包交給台廠生產、接下來分包設計等。尤其在這幾年中國生產成本的快速飆漲,對於產品公司來說交給中國廠商生產的優勢有限、同時考量行政成本及智財保護等議題,台灣是相對能夠提供完善供應環境的首選。到了生技醫療產業上這樣的品質保證及智財保護更顯得重要!不過在醫療器材以外的製藥、疫苗等品項上,這個行業有別於傳統製造業:中間有許多的未完成研發的授權、收購。主要在於全球製藥產業的最終下游通路多被歐美日大廠所壟斷;即使在歐美日國家境內專注研發的公司將研發產物(不一定是完成到三期測試的成熟產品)也常常會有銷售予綜合性大藥廠或是更大規模的研發公司這樣的接力合作方式;也就是說對於專門從事製藥研發的公司來說,獲利收入跟一般製造業或大型製藥公司相比會呈現不連續的波動、如果是自行開發並從事生產、銷售則會呈現相對穩定的波動。

早在馬英九執政的時期為了獎勵科技事業快速上市櫃以募集資金、活化資本市場前端的資本壓力(創投需要出場),2005年起就有所謂的科技事業上市櫃;它免除了一般上市櫃要求的成立年限以及獲利水準的要求,這也使得其後台灣有許多的生技研發公司掛牌。這些生技研發公司的掛牌除了可以讓前面投資的創投拿回資金再去尋找有潛力的標的外,對於公司吸引研發人才也有一定的幫助。這些公司的上市櫃也讓市場的資金可以參與研發冒險的報酬,但公開發行市場是個龍蛇雜處的地方,雖然有很多精明計算的資金、但比起未公開市場卻有更多的無腦跟風游資。但不論哪種思考認知上的交易,能夠活下來的就是好交易..

好了!說了這麼多廢話,大概對股票市場除了賭大小之外的功能有點概念嗎?
1.股票市場本身就是冒險市場!18世紀的航海冒險跟現在的疫苗研發冒險是一樣的…信就信、不信就不信囉!
2.對公司來說,股價的高低在經營上是權衡融資成本變化的因子;
3.研發型態的新公司本身沒有太多的金流來源,資本市場是它們很重要的融資手段
4.對於生技研發公司你該看的是這家公司對於研發”管理”的能耐;是否可以藉由資本市場吸引到優秀人才、是否可以有效配置研發的pipeline(該賣掉的賣、該自行生產銷售的自己投入)
5.然後你再去用傳統製造業的心態去算生產多少劑呈上銷售單價?你怎麼不想想它們把研發成果賣給科興可以換來多少錢..呵呵

Vega — 基於Tendermint的PoS公鏈

Vega protocol在6/2–6/3於CoinList進行三輪公募,本文將簡短地介紹Vega protocol,方便各位在CoinList排隊之餘補充一下Vega的相關內容。

相關文件置頂區:
測試網入口:https://fairground.wtf/
官方文件:https://docs.fairground.vega.xyz/
Wallet repo:https://github.com/vegaprotocol/go-wallet

Vega

Vega本身是一條PoS公鏈,基於Tendermint底層,Vega的目標是建構去中心化衍生品的基礎協議,並達到與中心化交易所一樣的交易體驗。

Vega會與其他鏈進行整合(目前是Ethereum),並針對資產抵押和風險模塊進行優化,確保資金於整個系統中是安全的,並預防極端價格清算的問題。

閱讀全文〈Vega — 基於Tendermint的PoS公鏈〉

嘿!那個拿輝瑞比高端的怎麼不拿Amazon比momo

政治角力大於市場觀點

高端疫苗(6547 TT)及聯亞生技(UBI;未上市)在台灣政府的支持國產下,在短短一週的時間成了政治祭旗的對象;截至目前為止高端疫苗吞下了第四根跌停板,什麼樣的利空創造了高端的賣壓呢?故事的起源環境來自於台灣的疫情又起,檢測試劑以及疫苗的不足使得原本防疫資優生的台灣成了反教材。而台灣的藍綠口水又再這樣的議題下響起…

在疫苗議題上,在野黨對台灣執政團隊疫苗的準備不足產生質疑、而包括總統等也表示要等六月底的國產疫苗;瞬間國產疫苗就這樣的被推上政治火線。台灣三家自製疫苗廠中,進度最快的就是聯亞和高端;當然高端是兩家中唯一公開發行的,因此股價的數字也攤在陽光下任由政治鞭屍。護盤的執政聲量對於國產疫苗的階段及還未證實的效用多少有過於誇張的敘述、但反過來失敗主義的自我藐視也是過度地唱衰國產疫苗。

閱讀全文〈嘿!那個拿輝瑞比高端的怎麼不拿Amazon比momo〉

金融市場其實是個訊息產業;你又是如何消化訊息呢?

2010年時我從證券研究轉去交易室做股票交易;股票交易和研究是個食物鏈的關係。研究人員負責搜集資訊、對資訊進行分析整理、然後用盡可能用白話簡明的金融語言生成加工後的資訊在有效的時間內給內部或是外部的金融市場交易投資人員;交易人員包括了各式各類的市場參與者,他們的交易手法各個不同,不過從資訊的觀點來說他們負責隨時消化市場資訊來生成最後的買賣決策。資訊的來源可以來自許多不同的地方,但藉由研究報告產生的產品可以說是交易人員的懶人包,畢竟金融市場變化很快誰最快掌握關鍵訊息就有機會比別人搶先卡位;當然必須說金融從業人員的懶人包對於金融業外面的人不見得真的是懶人包,它可能包括了許多金融從業人員早就非常熟悉的用詞、過去的經驗以及習以為常的見識。

閱讀全文〈金融市場其實是個訊息產業;你又是如何消化訊息呢?〉

深度解析 — Chia(XCH) 奇亞幣

前言

許久未動筆撰文,沒想到寫的不是Polkadot的項目,而是近期非常「出圈」的項目 — Chia(XCH)。

圖片來源:Chia Network

相信身邊有不少在區塊鏈產業與幣圈的朋友都收過親友傳來的這張圖:

圖片來源:經濟日報/蕭君暉

接著就是親友的Chia三連擊:

「Chia怎麼挖?」

「Chia可不可以買? 」

「表中的股票可不可以進場!?」

詢問的頻繁度僅次於「比特幣現在還能不能進場」,從之前加密貨幣市場大幅上揚和NFT大熱後就沒看過如此出圈的區塊鏈項目了。

之所以能如此出圈,理由不外乎幣圈最簡單也最好解釋的『挖礦』,而這挖礦和比特幣不同,需要的是儲存空間以用於挖礦,因此市面上的SSD/HDD幾乎被搶購一空,理所當然會看好記憶體產業鏈的發展(股價)。

閱讀全文〈深度解析 — Chia(XCH) 奇亞幣〉

疫情又來了!好多人問疫苗股;所以我就再po一次

さや 一郎·寫在Mar 22回顧一下..

3月時疫苗的發展現況

儘管在台灣WHO的政治評價不高,但也不能完全忽視它對於各國的影響力;WHO目前追蹤評估的肺炎疫苗共有15款,國家涵蓋了中國、美國、印度、德國、英國以及俄羅斯。其中中國廠商或研究機構有6款、美國4款、俄羅斯及英國各兩款、印度一款。美國雖然在Trump執政下淡出WHO裡的角色,但中美兩國的科技肌肉競賽在WHO中還是熱鬧上映。

以技術分類來說,目前上市(就是可以施打的)疫苗中中國除了康希諾以外皆是採用滅活病毒的傳統方式開發疫苗;中國的康希諾生物在技術上則採用腺病毒作為載體重組肺炎病毒的S蛋白與Johnson& Johnson、AstraZeneca的方式類似;而歐美目前疫苗上市的廠商開發技術則相對學問多了些,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目前數據結果最好的美國Moderna以及中美德(復星/Pfizer/Biontech)三方合作開發的mRNA轉載基因序列的模式,兩者的疫苗有效率都在90-95%(流感疫苗一般也不過40–60%),他們的技術採用基因工程重組病毒載體,將編碼S蛋白的mRNA直接注入人體。因為沒有涉及到非人體內病毒或蛋白的注入,理論上的安全性很高,不過潛在的問題仍然存在:(1)該疫苗開發技術沒有前例(2)mRNA的保存需要急凍的低溫環境,運輸都是很大的問題(3)這類高大上技術開發出來的疫苗價格不菲,每劑要價20–37美元;而且需要兩劑!用腺病毒開發出來已上市的AstraZeneca以及J&J的疫苗(康希諾的資訊不多)要價則在4–10美元,不過因為AstraZeneca在部分成熟國家並未核准使用,且近期在10幾個國家都傳出血栓問題而遭到停用;在這三個技術中大家應該會以為傳統的滅活病毒技術疫苗應該是最低價,不過中國疫苗除了在各地的實驗數據差距很大外,報價也差距很大,從15美元到60美元都有…應該算是具中國特色的定價策略。

閱讀全文〈疫情又來了!好多人問疫苗股;所以我就再po一次〉

航空股目前是個好投資嗎?

股神巴菲特日前在股東會上對他過去又愛又恨的航空股提出看法,他認為航空旅遊至少在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再恢復到過去的時光。當然巴菲特不一定是對的,他多年來在航空股的投資常常有失敗的例子;這完全不影響巴菲特在股票投資界的地位,畢竟哪個投資人在他的生涯中沒有掉過芝麻的經驗,如果你遇到有人告訴你他的投資百戰百勝,那麼幾乎可以大膽地假設“大概率的是個騙子..”

航空旅遊恢復的速度夠快嗎?
我在不少地方的投資群看到有不少的投資人現在非常關注航空股的機會;不論是台灣的或是其他地方!台灣的兩家航空去年的營運表現的確非常亮眼;華航(2610 TT)在去年還是賺錢的公司,這在全球航空業界的2020年非常難能可貴、長榮航(2618 TT)雖然去年表現不如華航,但虧損的幅度相對全球大部分業者也算是可以接受的範圍。航空業的主要業務主要就兩塊:貨運以及客運;毫無疑問地從去年年初開始在疫情的打擊下,全球的航空客運幾乎是呈現消失的狀況。以桃園機場的數據來看,2021年的1-3月出入境人次僅約去年同期的不到10%(疫情衝擊大約在去年3-4月開始),目前幾乎都還是呈現鎖國的局面。

閱讀全文〈航空股目前是個好投資嗎?〉

還在為股票市場的事實查核而努力嗎?

上個月跑去日本環球影城,疫情儘管沒有舒緩但人潮仍然很多;為了讓門票發揮最大價值,在考量每個舞台秀的時間表下試圖再去懷舊一下大白鯊、侏羅紀公園等Universal的經典場景。有了家庭後很少再有多餘的時間往電影院跑,美國的卡通電影其實都蠻有意思的!很多內容說真的與其說是給小孩看、倒不如說總是扣著打人的心鉉;在環球影城的舞台表演有一場是豬豬、大金剛、刺蝟以及大象上台歌唱表演…其實我不大知道是什麼卡通,但歌很好聽~然後就這麼過了一個月…

閱讀全文〈還在為股票市場的事實查核而努力嗎?〉

hello,還有人在意公司治理及股東行動主義嗎?

台股持續創下新高,身邊很少留意股票的人也開始關注起投資這件事;與過去長年來相同的就是套牢的人依舊往”長期”投資的方向思考、而剛進場的人永遠期待懷抱著”短期”暴富的心情。我自己雖然也會從事一些較為投機的交易,但時常記得一個道理———不要對治理不彰的公司做長期投資!

閱讀全文〈hello,還有人在意公司治理及股東行動主義嗎?〉

下一個10年,你布局了嗎?

2020這個數字有非常大的意義,先細數一下2020我們究竟經歷了些什麼。

巴格達國際機場空襲、利比亞內戰、澳洲叢林大火、新冠肺炎大爆發、經濟大衰退,美股10天熔斷4次、原油指數(WTI)跌至負數、北韓炸毀兩韓聯絡大樓、美國警察執法過當引發暴動…等族繁不及備載。

乍看之下2020好像是個慘澹的一年,不過,與此同時,許多技術逐漸獲得大規模的採用以及有了新的突破。例如區塊鏈、加密貨幣、AI、深度學習、自動駕駛、綠色能源、電動車、DNA序列編輯、量子運算、5G…等,也逐漸開拓了新形態的商業模式,從渾沌的2020中綻放出了希望的曙光。

走入下一個10年,創新技術無疑是引領時代的一環,也會是創造財富的機會,因此,除了祈禱上天能平安的渡過2020,我們也不妨期待這些技術會有什麼樣的突破,以及會如何改善我們的生活,成就更美好的未來。

那些10兆美元以上的產業

閱讀全文〈下一個10年,你布局了嗎?〉